:::
現在位置首頁 > 532期

532期

方寸之間品精微──和泰刻印社

方寸之間品精微──和泰刻印社

文 /呂增娣 攝影/楊志雄

和泰刻印社 方寸之間品精微
 
  
坐落在大安區泰順街口,不到五坪大的和泰刻印社,卻已默默在這兒耕耘了三十多個年頭;在科技迅 速發展、電腦刻章盛行的今天,入行四十多年的手工刻印師傅――陳惠美,仍然堅守著手刻技藝,每天早上八時開工一直做到晚上八時才歇息。

  「很多東西是機器代替不來的,手工刻章就是!」原本因太過專注而略顯疲態的陳惠美,談起刻章藝術時,立刻變得精神奕奕。她解釋道,比起電腦刻的章,手 刻印章不僅筆觸、佈局上更顯精美、更具生命力,還有很好的仿偽功能;因為,縱使是同一個刻印師傅,也很難刻出兩個一模一樣的章,就宛如指紋一
般,每一個章都是獨一無二的。從藝術層面來看,手刻印章也是中華文化的重要藝術之一,具有很高的珍藏價值。
手工刻印師傅陳惠美堅持手刻技藝,刻出來的章每個都獨一無二。

文房五寶 方寸之美
  
陳惠美所言不假。自古以來,刻印便是文人墨客應具備的才藝之一,文 人常稱的四絕――詩、書、畫、篆,「篆」代表的就是刻印技巧,此外,印章也與筆、墨、紙、硯並稱為文房五寶,足見印章在中華文化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
  相傳,印章起源於商周,至今已有五千年以上的歷史,且隨著年代不同,印章也有不同的稱謂,像是春秋戰國時期,不論是官印還是百姓使用的印章,都稱
之為「璽」,但到了秦漢時代,只有帝王、諸侯的用印才能稱璽,其他則依官職高低、官俸多寡來分別,如御史、列侯等官吏則稱為「章」,而再往下的官吏則用 「印」,但都是用來象徵權力、義務與身分地位。

  只可惜,隨著科技進步、時代演進,較為耗時費工的手刻印章被快速簡便的電腦刻章所取代,也讓這門珍貴的傳統工藝面臨了後繼無人的命運。陳惠美也感
歎,比起她出師的那個年代(大約民國六十年左右),現在懂得欣賞手工刻印藝術的人真的有如鳳毛麟角。

  她回憶起習藝的過程,由於父親早年與日本師傅學習刻章的技巧,稱得上是當時小有名氣的刻章師傅,也因此承接了許多高官、公家單位委託的刻印工作;
但刻章這門手藝快不來也急不得,再加上父親追求完美的性格,常常因來不及交貨而被客戶責備,當時還只是國中生的陳惠美,不忍父親熬夜傷眼這般辛苦,便自告 奮勇幫忙,也因此開啟了她的刻印之路。

  對於陳惠美來說,學刻章的過程雖然辛苦,卻也很有成就感。她說:「父親教我與一般學徒沒什麼不同,相對要求還更為嚴格,一點也不手軟。」若是磨壞、刻 錯,父親也會退貨、責罵,但若是做得好,也有工錢、獎金可以領,因此,與當時的同儕相比,零用錢可是寬裕許多,偶爾還能大方請朋友吃冰喝涼的,成就感、零 用錢,綜合了種種因素,讓她從單純幫忙進而喜歡上刻印的藝術。

  陳惠美也指出,從當時父親所接的案量、收入,不難窺出早年對手工刻印的需求,以及刻印師傅的地位,比起現在要受重視得多。
  
用刻刀一筆一劃刻出的字,更顯精美,且具生命力。 擁有一枚手刻印章,蓋出屬於自己的獨特印記。 手刻印章不只具有文化藝術的珍藏價值,更具有良好的防偽功能。
用刻刀一筆一劃 刻出的字,更顯精美,且具生命力。 擁有一枚手刻印 章,蓋出屬於自己的獨特印記。 手刻印章不只具有文化藝術的珍藏價值,更具有良好的防偽功能。
 
磨、寫、刻、修 每一筆畫皆工夫
  
手工刻章得先從磨印材開始,必須將印面 磨得很平,不論是圓、是方還是不規則形狀,都必須磨到相當平整,刻的時候不會凹凸不平,印面能平均沾上印泥,才能印得好看。陳惠美說:「由於早年印材以象 牙居多,每一顆成本都不低,磨起來得格外小心,損壞一個大概就得扣好幾個月的零用錢,更別說父親的臉
色會有多難看了。」

  學會將印面磨平了,接下來就得習字,剛開始都是由父親寫好讓她臨摹練習,每一個字大概都得練上千遍,確定筆畫、筆觸都沒有問題了,才敢在印材上描寫。 後來練到稍微熟習一點,又學著參考篆刻的書,在紙上變化出自己想要的字體。陳惠美說:「寫字是手工刻印最重要的一環,字寫得好不好,以及筆畫之間的間距拿 捏是否得當,都會影響印章的好壞。」
學刻印之前,必須先學寫字,把字寫在印面上,才進行篆刻。 祖傳的夾具,經歷時光轉移,更顯珍貴。
學刻印之前,必須先學寫字,把字寫在印面上,才進行篆刻。 祖傳的夾具,經歷時光轉移,更顯珍貴。
刻一枚手工印章送給有情人,日後只要對方看到這只獨一無二的印章就會想起你。
刻一枚手工印章送給有情人,日後只要對方看到這只獨一無二的印章就會想起你。

  
由於刻印的字體非常多種,同樣一個字不 僅要寫得好看,還得學習不同的字形;不過,對她而言,這些其實都不算難,最難的是,平常看慣的字這會兒都得
反著寫,剛開始真的很痛苦,只得咬著牙一筆一畫慢慢來,她形容,當時的心情就像是國小一年級新生剛學認字,拋下原本對字的既有印象,把每一個字都當作
是初次見面,終於讓她悟出寫反字的訣竅。

  除了字體不同,印章的印文還有凹凸之別,凸的印文又稱為朱文印,也稱為陽刻、陽文;凹的印文則稱白文印,又稱陰刻、陰文。刻印時,必須先用夾具把磨好 的印材固定好,再用毛筆把需要的文字撰寫在印面,再進行篆刻。初刻時會先以較細的刻刀,把印文周邊的輪廓先刻出來,再用中鋒刀去底,慢慢由淺再一層層刻 深,刻至需要的深度;篆刻的過程中,得依印材軟硬變換不同的刻刀。

  在父親嚴格的要求下,陳惠美光是學寫字就花上三、四年的時間,練到真正能獨當一面刻章,又是幾年的光景,而這些扎實的苦學勤練,日後都累積成為刻印上 的功力。 

方寸之間自有乾坤 熱情分享 始終如一
  
來過和泰刻 印的客人,大概都曾被陳惠美的熱情所感動,她從不吝嗇將手刻印章的知識與客人分享,大者像是紫檀、赤牛角、琥珀、蜜蠟、水晶等各種印材的質地優點,細如各 材質代表的五行意涵,各種字體範例說明,無不耐心解說;此外,對於預算不多的學生,如果願意選擇使用手刻印章,也總是給予特別優惠的價格。

  對於手工印章的未來,她表示,除了自用,手工刻章更是送禮時很好的選擇,不管送給親人、好友、情人,日後只要對方拿起這只獨一無二的印章,印下自己名 字的同時,也就會想起送章的你,很有睹物思人的意義。一如她手裡這一枚有四十年歷史的章,是她初學刻印時送給當時情人的禮物,殊不知,就此成就了這段美好 姻緣,現在情人早已成老公,印章上青澀的筆觸,讓人彷彿看見四十年前她嬌羞的神情。

  談起刻印店的生意,陳惠美表示,為了因應現代人要求速成,店裡也提供電腦刻章,但多數由夫婿以及表弟來負責,她則專注在手工刻章上;她也坦言,時下的 手工刻章其實利潤不大,尤其是現在眼力不好了,一個章常常得花至少一天才能刻好。推了推厚重的眼鏡,她繼續說道:「不過,只要還有人喜歡我刻的章,身體也 還撐得住,我就會繼續刻下去啦!」

  聊到這裡,一對男女到店裡來挑對章,看來像是對準新人,陳惠美將方才對我說明的手工刻印知識,又開始重頭說起,聲音裡仍不減元氣!也許,就是憑著這股 對手工刻印的專注與熱愛,才能讓她四十年來始終如一。

現代電腦刻章,多使用機器刻印夾具。 用一把把常用的刻刀,刻出方寸之美。
現代電腦刻章,多使用機器刻印夾具。 用一把把常用的刻刀,刻出方寸之美。
印章的材質代表不同的五行意涵,優點與特色也各異。
印章的材質代表不同的五行意涵,優點與特色也各異。

和泰刻印社
地 址:泰順街3號
電話:2362-3755

  • 點閱: 2558
  • 資料更新: 2012-5-25 11:57
  • 資料檢視: 2012-5-25 11:56

  • 資料維護: 臺北市政府